不到半个小时,电话又响了,是我父亲